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资源 > 教师沙龙
涵散文四篇
发布日期:2017-03-13 浏览次数: 字体:[ ]

仰头寻见一枝春

刘元小学  潘一涵

 

久不见晴,窗棂被春潮浸湿,快要渗出水来。带着探视的心情推开滑溜溜的窗门。

一仰头,一枝桃花,以一种挑逗的姿态斜斜挂在墙头,冷艳、寂寞。

白音格力说:“人读桃花,桃花读人,字里字外都是明媚。”细雨如丝,吻拭花瓣,心里一半明媚,一半落寞。

城市的春天,总不及乡下的来得潇洒。遮遮掩掩,春意稀薄,四季亦不分明,除了温度,甚是无趣。雨中娇艳的花啊,看你无所畏惧地开着,是要告诉我春天确实是已经来了么?

许多年未收到一封书信了,想来在那桃花树下读信,甚是充满了浪漫的情怀。朋友圈里看到她给我的留言:已寄书信一封,礼物一份,请注意查收。读罢,心中满是欣喜与期待。

她是我童年时的一个玩伴,也是一位挚友。后来,各自上了不同的中学、大学,到不同的的城市工作、生活。近二十年未曾再见,却也一直未断过联系。想起她面若桃花,天真稚气的模样,依旧清晰如昨。感觉即使距离再远,时间再久,也不会抹灭那份熟悉而深厚的感情,实在难得!

思绪有点漂浮了,回到眼前。

庆幸自家未住在小方块的商品房里,否则如何能欣赏到这邻居家后院的惊艳之花。家里的宅子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自建三层小楼房,邻居家亦然。这家的主人是一对年近七旬的夫妇,论辈分,我叫他们细爹细奶。他们的一双儿女都远在外地,老两口闲来无事便是饲养些花草树木。退休前,细爹是市人民医院的院长,做了一辈子的医生,热衷对人的治疗,老了,也热衷对植物的照料了。细奶则是有着三十多年教龄的退休人民教师,她脾气很好,做什么事都很有耐心。老两口还养了条宠物狗,每天清晨黄昏都带着它出去遛街。虽然难得有儿女的促膝相伴,日子过得倒也悠闲自在。

对于我这个喜欢绿色,倾心自然的人来说,能够在阳台休憩时,在推窗抬头时,欣赏到春夏秋冬更替,冷暖阴晴变换,着实让人满足。

 

半条走道的故事

刘元小学  潘一涵

 

有时候,不经意间做出的一个小举动往往能考验一个人的品格和胸怀。

学校操场两侧花坛之间的走道及水沟一直是我们班的卫生责任区,每天由两名学生负责打扫这条走道和水沟。班上的卫生委员对工作一直认真负责,我几乎没操过心。他昨晚给我打电话,请了半天病假,今早我便在上课前半小时去了卫生区。果然,无人在岗。在教室找到其中一位今天的值日生,另一位还没到校。我于是吩咐先来的先去打扫,剩下的一半留给后来的。

十分钟后,我重新来到卫生区。呵呵,这家伙真是“聪明过人”啊!

一条走道,一条水沟,从表面上看确实已经被打扫完了一半,然而走近就不难发现问题,扫过的走道的垃圾全部被扫到了未清理的另半条,再看水沟也是一样,垃圾全部被堵在中间的交界处,并且有意被推倒了对方的领域。看来,另一位值日生这下哑巴亏吃大了。上课前再次去看,已经全部被打扫干净了,包括所有的垃圾。

事后我并没有对此事发表任何意见。

过了一周,又是这两位学生值日,我有意安排两人一先一后打扫,并交换了打扫顺序。与上次截然不同的是上次吃亏的那位学生不仅将小卖部那半条走道清理得一尘不染,扫走了垃圾,还将水沟收拾得干干净净。

这条走道是学生每天上学,吃饭,活动的必经之路。走道的一头通向学校大门,另一头连接学校的小卖部。众所周知,小卖部这头清理起来最费劲,不仅仅因为光临商店的学生常常将吃过零食包装袋随手扔在地上,还源于商店下面的几棵大树。树叶随风飞舞,撒着欢儿在走道上空你追我赶,累了困了就随地躺,给清理工作带来了不少麻烦。聪明人都知道应该选择哪头比较省事。

两位学生分别给自己选择了半条走道留下了另半条给对方,这件事让我想起了多年前我在网络上看过的一个关于半个西瓜的故事。酷热炎夏,父亲分别拿出半个西瓜给他的儿子和儿媳,并告诉他们可以先吃一半,另一半留给晚一些回家的人。第一天儿子先回家,用勺子狼吞虎咽地吃掉了中间籽少味甜的瓜肉。第二天同样给儿媳半个西瓜,她却用刀切下了西瓜的两边吃了,留下了中间皮少肉多的一大块给丈夫。事后,父亲借此教育自己的儿子要爱老婆多一点,多为别人考虑下。

是啊,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我们可以为自己多考虑一点,也可以为他人多着想一点,你不经意做出的举动往往能反映出你的内心世界有多宽阔或有多狭隘。

我想,下周的班会主题我不用发愁了。

 

秋日私语

刘元小学 潘一涵

 

尽管这里是亚热带季风气候,但仍能在蓝天白云间捕捉到你的身影,那蓝天的明净高爽,白云的浅淡悠闲,显现了你的神韵。你喜欢这山水秀丽的乡村,常将金黄、丰硕送给纯朴、勤劳的人们。你总是步履匆匆,让人来不及看够你美丽的秋衣,就悄然换上了冬装。

一向,我喜欢你的安然若之。

春的喧闹,夏的闷热,冬的阴冷,都远不及你触摸我的舒适。我是从来就喜欢你的,喜欢那盛夏过后的凉爽和宁静。你,跟我一样,虽为处子,但不羞涩做作,率真中透着成熟,娇柔里裹着刚劲。既有梨花带雨的悲怜,又显扫落叶的利落。

不会忘记,那两年你陪我走过的人生中最灰暗的光阴,尤甚,我感激你对我的启迪。那时我还是个天真稚气的小女孩,痛失挚爱的父亲,在丧失自我中迷失,悲伤和恐惧如影随形,自家的后院几乎成了我光顾的唯一。

那里有一棵葡萄树,是父亲生前栽种的,还亲自装了支架。你借着夏的光和热,盛载着期待和喜悦而来,给这些葡萄描绘上了连画家都调制不出来的色彩。淡的紫、浓的紫、浅的红、深的红、青绿、墨绿……你让我于百无聊赖时光里去数隐逸在藤蔓中的葡萄有几百零几颗。渐渐,我不光只用眼与你融洽,开始用手拥抱你,用舌亲吻你。我摘下那晶莹的葡萄,那酸甜的滋味至今记忆犹新,回味无穷。

你说,不要悲伤,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就像花谢花开,春去秋来。

你说你,也不忍带走夏的繁盛,你说你,也无法阻挡冬的来临,只是在属于自己的时间里做好自己本职的事。你说落叶归根是自然的归宿,眼前的累累硕果虽然会被枯枝败叶所代替,但生命的意义会永垂不朽,来年还是繁花似锦,枝繁叶茂。你说我不再是是少不更事的小姑娘,摔跤了不再可以哭着鼻子向爸爸妈妈撒娇,而是要自己站起来擦干眼泪,告诉自己吸取教训,下次再也不可以在这里重蹈覆辙。于是,在果实成熟时,我想起你;枯叶飘落时,我想起你。

又是秋风乍起。

 

冬日恋歌

刘元小学  潘一涵

 

东经115.55度,北纬29.85度,这就是我所在的这个城市在地球上的地理坐标。居中位置,四季分明。

比起那些极寒地区,抱怨这里的冬天刺骨寒冷没法活简直会被认为是矫情的无病呻吟。但不免又会有人站出来伸张委屈。确实,南方和北方的冬天感觉是不一样的。北方室外干冷,但室内温暖如春;而每当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来袭,南方天地间顿时像个大冰窟窿,让人无处躲避。

不过,我还是固执地喜欢你。你的敛藏,沉淀,包容。

喜欢你晴朗时灿烂的笑脸。一个人,一杯茶,一本书,一盘点心,不去管茶是浓是淡,不去管书艰涩或世俗,亦不去管点心是否对味,只管尽情享受你温暖的抚摸。从发丝到脸颊,从肩膀到手臂,从指尖到足底,恨不能被你吞噬。

喜欢你下过一场大雪后的银装素裹。你包容了一切假丑恶,还世界一片洁净。我常常不忍心在你洁白的身上留下我的脚印,生怕亵渎,破坏了你无暇的美。

喜欢你面对万物凋零和颓败时的坦然。你说生命的过程注定是从激越到安详,你说生活注定是从绚烂到平淡,你说一切喧嚣和精彩终将褪去,沉淀下来的淡泊和宁静才是人生的真实存在。那些我们曾经品尝过的青涩和甘甜会一直留在记忆的深处直至沉埋在这厚厚白雪之下的土地。

当然不是说生命是虚空无意义的,它如大地一般厚重真实,它如天空一样高远,旷阔。

所以,无论是你冰天雪地,还是寒风刺骨,我仍然愿意亲近你,走进你,感受你。我不但愿意以爱和礼赞的心情来欣赏你的温暖阳光,也同样以爱和礼赞的心情来怀念你的冰冷和枯槁。而今后,我要以更加平淡地心情去体尝你,体尝你冷漠背后的清醒,体尝你空无一物实则包罗万象。

冬已寒,心却向暖。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